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释天诀 第十七章 入学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5:48

释天诀 第十七章 入学

第二天,两人站在学院的门口。

印月辰和子书婉儿都穿着一身锦袍,看上去倒真有几分富家兄妹的样子。

"不知道哥哥是怎么想的,王妞妞"子书婉儿一脸的无奈。

“梓辰哥哥,你叫什么?”子书婉儿一把抽过印月辰手上的入学凭证。

“王王阿福,哈哈哈哈哈哈!”

正当两人嬉闹之时,有一个秃dǐng男人朝他们走来。

“你们俩就是王阿福和王妞妞?”

看着这个国字脸的秃dǐng大叔,子书婉儿顿时失去了回话的兴趣

印月辰望着那个秃dǐng男人,微笑着回答道:“是的,老师,我们两个就是。”

“嗯。”那秃dǐng男人diǎn了diǎn头,便背过身去,望着远方,似乎还在等着什么人。

“哼!还挺会摆谱。”子书婉儿xiǎo声嘀咕着。

印月辰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乱説话。

就这样沉默了许久,终于,秃dǐng男人发话了:“来了。”

朝着秃dǐng男人望的那个方向,印月辰看到了一个娇xiǎo的身影,一袭蓝色的裙摆,散发出清丽绝伦的气质,粉嫩的xiǎo脸仿佛吹弹可破,再看她的眼睛,纯澈透明,不带一丝杂质。

印月辰和子书婉儿同时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相比之下,他们就像那种没文化的暴发户子弟

子书婉儿翻了翻白眼,暗想道:“韩思月,她怎么来了?”

“各位久等了。”韩思月微微鞠躬,带着些许的歉意,一言一行尽显端庄秀丽的大家风范。

秃dǐng男人依旧不説话,只是转身领着三人走进了学院。

韩思月微笑着朝着印月辰颌首示意。

可是,看着她这笑容,印月辰心里却有些发毛,只是勉强的朝她笑了笑,便转过头,不再看她。

接着,韩思月与子书婉儿眼神交汇了一下,“呵呵,真能装!”子书婉儿剐了她一眼。

韩思月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华丽的无视掉了子书婉儿的表情,只是静静的跟在那秃dǐng男人身后。

推开一扇木门,三人眼前呈现出的,是一间空屋子,是的,偌大的一间屋子里居然东西什么也没有!

“领我们来这边干嘛?”印月辰有些疑惑。

秃dǐng男人站到了一边,説道:“根据你们入学时所报的修为等级,学院给你们在这教室门前设置了一道屏障,你们只需要走进教室里,入学考核就算完成。”

“就这么简单

?走进去就行?”子书婉儿走到门前,问道。

“是的。”秃dǐng男人脸色不变,只是平静的看着三人,其实,在他心里并不认为这三个孩子能全部走进去,毕竟这种年龄能达到附灵高阶的修为的,只是极少数。

子书婉儿耸了耸肩,“那我就进去啦!”

子书婉儿一只脚跨进了那间房间,只是停顿了片刻,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王妞妞,通过考核。”

説罢,秃dǐng男人继续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韩思月朝着印月辰微微一笑,莲步轻移,轻松的走了进去,同样,她也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苏月月,通过考核。”

只剩下了秃dǐng男人和印月辰站在寂静的走道上,从前两个孩子的表现来看,如此轻松的走过了这道屏障,恐怕已经不是附灵高阶的这么简单了,那么他们的来头

秃dǐng男人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到你了。”

“嗯。”印月辰diǎn了diǎn头,向前跨出了一步。

一只脚刚刚跨进了屏障里,印月辰便感觉到了些许的压力,仿佛有一股力量,在阻碍着他前进。

不过这屏障的力量似乎不是那么的强大。

正当印月辰准备跨过这屏障时,吊坠里突然传出了静离的尖叫,“堂哥,别动!”

印月辰顿时停下了脚步。

“这块屏障结界虽然xiǎo了diǎn,但苍蝇再xiǎo也是肉,不是吗?”静离奸笑着。

秃dǐng男人看着愣在那里的印月辰,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果然还是不能期待的太多,最终三个人里还是有一个人走不过去。

突然,他察觉到了异样,眼前的这块屏障似乎在融化!在消失!

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已经感受不到那块屏障的存在了!

顿时,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原本什么都没有的房间,居然变成了已经坐满了学生的教室!

印月辰站在门口,瞪大着眼睛,和教室里的人大眼对xiǎo眼

教室里的众人也吃了一惊,不是有屏障考核的吗?为什么此时,能看到门外的一切,包括那个秃dǐng校长?

“王阿福,考核通过。”秃dǐng男人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离开了。

讲台上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老师,媚眼如丝,雪白的衣裙紧贴着她婀娜丰腴的身子,勾勒出了她那极其妩媚的身姿。

女老师柳眉轻挑,“又是个可爱的xiǎo孩子呢,我是你的老师,夏蓝,你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一下呢?”

印月辰回过神来,连忙diǎndiǎn头:“我叫印王阿福。”

“呵呵,果然是一对很可爱的兄妹呢。”夏蓝笑了笑,笑声让人失魂,“去吧,你的位置在你那可爱的妹妹旁边。”

不过是一堂很普通的修炼理论课,班上的人居然听的十分认真!

特别是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年,更是聚精会神的盯着讲台

这些东西,梓夏早已经跟印月辰説过,所以印月辰并没有在意的去听,此刻,他正在想着前几天静离帮助自己打破九阙宫老祖宗的束缚,以及刚刚进门时静离的举动。

这静离肯定是有着神秘的来历,然而,她为什么一直叫自己堂哥?自己和她,是不是真的有着某种渊源呢?

还有那黑衣人。

种种问题充斥着他的脑海,找不到任何头绪。

而子书婉儿却是用手撑着头,哈切连连,xiǎo声抱怨着:“这种东西,我九岁的时候我爷爷就教过我了,这些人都是猪吗?”

就在这时,夏蓝突然停下了讲课,饶有兴致的盯着子书婉儿。

顿时,教室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向了子书婉儿。

子书婉儿,低下头,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是吧,这样也能听到?”

夏蓝也不説话,就这么静静的盯着子书婉儿。

过了好久,夏蓝才收回了视线,收起了讲台上的东西,“下课。”説罢,便走出了教室。

“这老师的脾气真不好。”子书婉儿嘟着嘴,説道。

突然,印月辰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河池白癜病医院
平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榆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河池白癜风
平凉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