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仙炼记 第三章 有效方法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6:09

仙炼记 第三章 有效方法

解灵草的这种仙性与毒性共存的情况,引起了聂飞的兴趣。他是一名化学博士,对物质的所有化学属性,都特别的感兴趣,遇到不解的事物,总想研究出个结果,这也是他作为一名自然科学家的一种善于钻研的本性。

他摘下两棵解灵草,按照普通的分析步骤,先把两棵解灵草置于一个浅底石皿之中,用木棒,将两棵解灵草捣成草泥,然后将所有的草泥,移至一个玉杯之中。

之所以他要把草泥移到玉杯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玻璃等透明器皿,在液体浑浊的时候,从液面以上观看,看不清液面以下的情况。而这个玉杯,虽说也不是完全透明,但起码保持一些透明度。

草泥全部装进玉杯后,他向玉杯里注水,注水到玉杯三分之二的位置,便不再加入。他在一棵树上,折下一根细木棍,伸进玉杯里不断搅拌。大约搅拌了半个时辰,草泥完全搅拌开以后,他抽出木棍。玉杯内含有草泥的水,慢慢静止了下来,直至丝毫不动,如同盛在玉杯里的一块墨绿色凝胶。

又过了半个时辰,聂飞小心地拿起玉杯,尽量使自己拿玉杯的动作保持连贯,以免振动到玉杯里面的液体。他将玉杯举到与自己的视线平齐,透过半透明的杯壁,向里面看去。

只见玉杯里面的液体已经分层,下层大约占总液体的五分之一,呈不透明状,是草泥的残渣。上一层,是绿色的液体。

虽说液体分层了,但聂飞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欣喜。因为这种分层,只是最低级别的分层,固液分层,根本没有把解灵草内,仙性和毒性分离出来。那下一层固体成分,基本上都是草泥的渣滓,没有什么价值。解灵草仙性的成分和毒性的成分,应该全部溶解在上一层那绿色的液体里面。

聂飞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又取来另一个玉杯,将绿色的液体倒出一半于新拿来的玉杯里,然后跑进厨房,舀了半勺菜油,倒进杯中。经过一阵充分的搅拌后,他又将玉杯置于桌上,静等玉杯内液体的分层。他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到了一般的物质,都是同族相亲,有机物比较容易溶解于有机溶剂里,无机物容易溶解在无机溶剂里。既然水作为无机溶剂,不能使仙性和毒性分层,那么,也许菜油这种有机溶剂可以做到呢。

又过了半个时辰,聂飞再次端起玉杯观看。玉杯内的液体又已分层,上面一层是他加入的那半勺菜油,此时已由清亮变成绿色。而下层无疑就是水了,里面再没有一丝绿色。聂飞目瞪口呆,这样的结果,说明原先水中的物质,已全部转移到菜油之中。可是,这根本没什么用,还是分离不出解灵草中的仙性和毒性。

就在这个时候,聂飞的头脑中忽然闪亮了一下,他似乎抓到了什么关键性的东西。可究竟是什么东西,一时间他却并不清楚。

“究竟是什么?”他绞尽脑汁地思考,因为他知道,这灵光一闪,可能正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亲有机溶剂……仙性……毒性……究竟是什么?这些又有什么关联?”

忽然,一道闪电,又在聂飞的头脑里闪亮。他猛地一下从座位上跳起,兴奋地大叫一声,“我明白了。”“解灵草既然富含灵气,那么可不可以,用一些带有灵气的溶剂,使解灵草内仙性的成分,溶解于这种溶剂之中?”

聂飞兴奋之下,便想立刻着手试验,无奈身边并没有那种带有灵气的溶剂

仙炼记  第三章 有效方法

。想得到这种溶剂,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天灵堡内便有,而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原来天灵堡内东北角,没出大阵的范围,有一处泉水,便是一处灵泉,堡内的人都叫这眼灵泉为天眼。其内蓄有泉水,从不枯竭,泉水中蕴含着纯净的灵气。只是这泉水里的灵气,并不能长久地储存在体内,经过一段时间,最多一个时辰,那灵气便会自身体里消失殆尽。所以,这泉水对于修炼功法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只是可以短时间内,补充损耗的灵气。

聂飞按捺不住,他看看天时尚早,便走出家门,向那灵泉天眼赶去。如果今天不研究出个结果,试验一下这个方法是否有效,他今晚一定睡不着觉。

……

天眼泉水被天灵堡牢牢地控制,并不是谁想弄些泉水便可弄到,谁要是有所需求,可以用灵石购买。这泉水也不贵,一个低品灵石,便可买上一大桶。

聂飞检查过自己的储物袋,里面大约有二百多块低品灵石,他此次前来,便是想买上一桶泉水。其实一桶的泉水,他根本就用不了,他只需一杯两杯做那个试验也就够了。可是没有办法,这低品灵石,已经是最小的灵石,所以只得买上一桶。“一桶就一桶吧,剩下的留待备用就是了。”

聂飞一边琢磨着,一边加快脚步,向天眼处赶去。

过不多时,聂飞来到天眼。天眼泉水外围,已经被围墙围上,里面有专人看守。看守这天眼的人,是个五十多岁的矮小黑瘦的老者,只是个凡人,名叫王五。他带着七个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壮汉,日夜守护在天眼旁边。其实如果真正有修士前来强夺泉水,这八个人根本不是对手,但在天灵堡内,还没有人有那样的胆量,这王五虽然什么也不是,但堡主陆伯文,却不是惹得起的。因此,王五担着个守护天眼的名字,其实干的只是买卖的活计罢了。

聂飞刚走进院子里,便被一个年轻人发现。“是谁?”那人问了一声,走上前来几步,待看清是聂飞,脸色登时变了,“原来是……是……聂少爷……”没等说完,他便转身向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五伯,聂少爷……少爷来了……”

聂飞见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不禁感到纳闷,他怎么不招待客人,反而跑了?

朝阳治疗性病医院
六盘水白癜风治疗费用
新疆治疗白癫风医院
济南血管瘤医院医保医院吗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如何乘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