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云水剑 第二百八十三章 强迫_1

发布时间:2019-09-24 18:17:53

云水剑 第二百八十三章 强迫

虚无缥缈的话语似柳絮一般在黑暗中弥漫开来,如同迷雾散落在空气里。这浓墨一样的暗,像绵延的山峰看不到尽头。那一字一句,宛若琵琶急促的琴音紧紧相随。凌素身子颤了颤,害怕无尽的黑暗和彻骨的孤寂。

凌素无言,唯有紧挨着窗台,沐浴在月华之下,心扉方才能感受到些许光亮。青萝怔了怔,将这窗台处完全让于凌素,而她早已是习惯了黑夜,其自知刚刚的话语让凌素的内心起了些许变化,不禁蹙了蹙柳眉,歉意道:“凌素,莫要多想,你与我不同,你不属于黑暗,而我早已是习惯了黑暗。为了有朝一日可以触碰他,我只能让自己更堕落一些。”

“她们也是我的姐妹啊,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凌素回眸,倔强地反击着,“既然恨他,为何还要听命于他?我不懂!”

“呵呵……是呢,我很傻吧……其实我自己也不是恨懂……”青萝伸出纤手抚着凌素的秀额,轻叹道,“虽然我好恨,好恨,但我却只想自己亲手杀他,不想借他手。或许是我自己的骄傲吧,在我比他强之前,我始终遵守着约定,扫除他面前的一切障碍。就当姐姐求你,这件事不要插手了,而你也继续听命于他吧!”

半浮生,谁笑?谁叹?终成空。夜无眠,可喜?可悲?谁人晓。这或许就是青萝数年来的真实写照,而她在麻木之时,竟还听命于主人。凌素不懂

云水剑  第二百八十三章 强迫_1

,明明她从青萝的眸子里读出了孤寂与刻骨的恨,但为何这个女子依然能够笑,依然要坚持那荒缪的原则。

“这……”凌素紧紧攥着云水剑,有些踌躇,片刻后,其摇摇头,叹道,“青萝姐姐,自从你召唤我之后,我这几晚都是倍感煎熬,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自己就是个背叛者。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你也不了,好不好?我将云水剑借给你,或者我去杀了他,好不好?”

青萝轻叹一声,拥住了凌素的身子,无奈道:“凌素,姐姐还是想自己杀死他。没用的,原来我以为只要有云水剑,我就能胜他,但真正见到这剑,却能感受到这剑在排斥我,可见只有会云水剑法的人,方才能使用它。凌素,莫不是你真的爱上了叶风?”

“我……”凌素双颊泛起一丝潮红,低眉不语。青萝一见,却是邪魅地勾住了凌素的粉颈,冷笑道:“呵呵……原来如此,有了男人,有了爱情,姐妹就可以抛弃了。再说,你也得不到幸福吧,我可是知道你的男人可有不少红颜的。若是你想证明那时的你是无辜的,那么就听我的话。若是你不顾姐妹情意,那么我们从此恩断义绝!”

凌素一惊,眸子里流露出几许哀伤,回想着从前姐妹们的欢乐时光,但如今却是阴阳相隔,而这唯一的姐姐还执着于仇恨,做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下一刻,她又想到云水剑派的前辈对她的照顾,但如今却仿佛是昨日黄花,她还是不能接受自己是工具的命运,但不能接受又如何,在主人的心中,她依旧只是个工具啊!

回想她这短暂的一生,好像也只有这两月来,她最为开心,从对这个江湖的不了解,到遇到她所爱的人,她是幸运的,是幸福的,但却也已经葬送在她的手中,因为她欺骗了自己最爱的人。倏尔,凌素发现自己好像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做不做又怎么样呢?

念及此处,伊人自嘲笑了笑,叹道:“青萝姐姐,我答应你,但你要答应我,不要对叶风不利!”

“这才是姐姐的好妹妹嘛!”青萝满意地微微颔首,将额头抵着凌素的秀额,软声道,“放心,姐姐不会对妹夫怎样的。而且,姐姐会尽快提高功力,去打败主人的。待我打败了他,我们就可以解脱了。”

“嗯……”凌素蜷着身子缩于青萝的怀里,这一刻,她感觉很冷很冷,不知道自己如此做,会行向何方,也不清楚自己何时将要崩溃。

她原来的愿望很渺小,只希望自己消失的时候,自己所爱的人能留下一滴相思泪,而如今,她却唯有苦笑,这渺小的愿望似乎都成了奢望。等叶风知晓真相,会如何看她,她不敢想……

倏然,青萝瞄了一眼凌素那纤长的身子,蹙起秀眉,沉声疑道:“凌素妹妹,莫不是你也被破了身子?是主人?还是叶风?”

凌素怔了怔,回想起了前几日的几度**,不禁鹅颈酡红,长长的睫毛低垂,细若蚊呐般地道:“当日我醒来之时,便已是身在云水剑派了,且派里都是男子,而主人也不曾见过我,如何能破身啊?”

“既如此,那就是叶风了!”青萝斜睨着凌素,抬起指尖抚过伊人的酥胸,眉宇间闪过一丝冷色,似是有些不甘心。凌素低着秀眉,并未察觉到青萝的表情,听得青萝询问,羞涩地点了点头。

“哼……”青萝冷哼一声,却是不由分说地拥起了凌素,纤手狠狠地在凌素胸前揉捻了一把,令得佳人有些吃痛,凌素惊疑地抬起头,怔怔看她。

青萝却是反手点了凌素的穴道,抱起了凌素,邪魅地笑道:“姐姐从五年前开始,便是喜爱上了女子,一直想要得到你,却并无机会,今日的话……”

凌素有些惊异,想要挣扎,但无奈被穴道所缚,唯有颤声道:“青萝姐姐,不要……”

青萝却是冷笑一声,沉声道:“不要?哼!为何叶风可以,我就不行!”话罢,青萝便是抱着凌素一步步移向床榻之处。

凌素凝视着青萝的眸子,却发现那眸子里闪着些许惧怕和孤独,她心中蓦然一颤,联想到五年前的惨剧,不禁有些同情这个女子,不知道这五年她又是怎样走过来的,但如今……

凌素哀叹一声,反正自己已是没有了自尊,变的可有可无了,于是,其缓缓闭上了双眸,一丝清泪从眼角滴落……

鞍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金华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汕尾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广州中研白癜风医院电话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的具体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