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苍雷的剑姬 第583章 威慑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1:30

苍雷的剑姬 第583章 威慑

人类在某些情况下展现出来的小强精神简直令人咋舌,明明这座山头远离植物生长的区域、除了山脚下的河流可以作为水资源外荒凉得宛如外星球表面,这个种族依然在此处建立起了城市。当然,就规模上而言称之为城镇或许更为合适,但不管怎么样它是人类最后的据点,绝对不能失去。

为此众人专门修建了城墙用于防御。说是城墙也不过只有五米多高,厚度甚至不超过一米,看上去实在悬乎得很。可是对如今的人类来说,这总比没有要强。而且日后还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将城墙加高加厚,前提是我们能够打退兽人的进攻。

说真的我认为人类和兽人之间并不存在多大的纠纷,为了避开那些绿皮怪人类特意选择了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建立据点,采集植物以及打猎的地方也并非兽人的控制区。然而对方却每次都主动找茬,摆明了一副就是要干扰你发展的架势;这回更是在骚扰部队被击溃人类完全夺取植物生长区后不惜派出了大军进行远征,同时也彻底断绝了人类之中少数提议与兽人正式接触并和谈的声音。

人家压根从一开始就打算完全地灭了你,还谈什么?

对于这种情况我表示很不爽,非常的不爽。两个种族之间历史上的恩怨先不提,既然那些绿皮怪铁了心的想要完全干掉人类,他们同样的就必须要做好有可能反过来被人类干掉的觉悟!

你能动手打人,凭什么人家就不能还手?

可是我很快就发现周围的部下士气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高,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恐惧、绝望乃至麻木,眼神中看不见丝毫的光芒;便是一直站在我身边的萨莉亚,她整个人看起来也充满了阴暗和不安的情绪。整座城墙上的气氛压抑得几乎要让人透不过气来,除去远处不断大声下达着命令的汉森外所有人都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稍微思考片刻我便弄明白了这里面的原因,不,它其实简单得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人类的锐气早已被地表海量的怪物所磨平,好不容易逃到地底还没来得及休养生息又遭到了兽人毫不留情的打压,别说发展了连生存也变得越发艰难。许多青壮年男子在几乎天天发生的和兽人的小冲突中受伤、致残乃至丧命。整个种族已然失去了希望。

在植物生长区通过不断的摩擦与冲突消耗人类所剩无几的元气,待时机成熟后再大举进攻一锤定音,这便是兽人的计划,明显得连三岁小孩也能看出来――但人类为了获取食物。没有别的选择。

众人的士气之所以会如此低落,是因为他们心里清楚人类的历史很有可能会在今天彻底终结,除非能够出现某种逆转整个战况的奇迹。

如果是这个世界中的我,此刻会不会和旁边的人一样被绝望所笼罩呢?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本人心里更加的不爽了起来,而且这次不爽的对象换成了旁边的自己人。

具体的历史尽管只是从娜芙伽那里听了个大概,但我也知道当年那些豁出性命牺牲自己为掩护十万精英逃入地底的大规模转移争取时间的军人咬着牙硬着头皮克服心中的绝望和恐惧竭尽全力地抵挡怪物潮水般的攻击绝对不是为了让这群人如今站在城墙上瑟瑟发抖的!

“能够看见兽人了!”

不远处某个士兵的大喊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抬眼看时,发现从人类开辟出来的山路上缓缓涌来了一股绿色的长流,隔着老远便能听见兽人粗鲁的呼喝声。

对方的数量比我们要多个三四倍左右,万幸这些绿皮怪的装备十分简陋,更不可能会有攻城器械,倒是勉强可以一战。然而我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肤浅之处,在这群魁梧的肌肉男之中出现了一种身材瘦小手持木杖身上装饰着矿石、皮毛乃至骨头的特殊兽人。而且很明显是对方的重点保护对象。

那些家伙该不会是游戏当中的萨满吧……

总之兽人出动了他们的魔法师,看起来对方也是下了血本的模样。但这对人类来说同样也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只要能在此处击败绿皮怪的大军,便能获得一段相当长的和平发展时间,还有比这更宝贵的东西了么?

见鬼,如此犀利的想法换了以前的我是根本不可能在脑海中出现的,难不成咱也渐渐受到了艾蜜琳娜的影响吗?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后,我深吸一口气定定神让自己进入到了冷静模式之中。

“萨莉亚,你不是奇怪为什么我会选择弓箭吗?”我随手拉了拉弓弦后对身边的金红短发淡淡地开口说道,“那是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远程武器的威慑远比挥舞着近战武器摆出一副打算一骑当千架势的猛男大得多。要知道绝大部分兽人都是近战并且十分骁勇,一个站在他们攻击范围内的人无论再怎么强大也会遭到对方的攻击。一打五什么的永远只会出现在游戏里,现实中这位英勇的仁兄最终肯定会敌不过兽人或被打倒或被迫后撤,如此不仅起不到威慑作用反而会激起对方的士气。”

“而远程武器则不存在这种情况。因为近战型的兽人根本够不着。”萨莉亚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她很快便明白了我的意思,“但是小翼,你又打算如何威慑对方呢?就算你杀死了几个兽人也没用,他们并不在乎这种伤亡的。”

我忽然翘着嘴角坏笑了一下:“对,正常来说确实是这样。可如果被杀死的兽人全都是军队的指挥官、甚至那些受到重重保护看似萨满的小个子的话呢?”

“……小翼。是错觉吗?现在的你看起来好邪恶的样子。”

那是因为我被一个姓氏为哈里斯的家族给带坏了――淡然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后,我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在了弓弦上。很可惜这玩意终究只是收藏品,其配套的高级钢制箭矢数量仅有五支,大部分都是粗糙的木制箭矢。不过没关系,希露芙训练我时用的也是这种箭矢,多少已经习惯了。

因为占据着居高临下的地形优势,弓箭的射程比较远,但我并没有展开攻击。毕竟我的目的是威慑兽人而不是远距离狙杀,隔着太远的攻击只会激起对方的凶性,必须要让他们能够清楚地看到是我射的箭才行。如此兽人才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同时我对绿皮怪的威慑才能正式展开。

兽人的部队来到了距离城墙约莫一百五十步的斜坡上,双方的法师已经纷纷开始准备魔法,大战一触即发。我没有在意周围的情况,在冷静模式中连远处汉森大叔的叫喊声也变得模糊了起来,唯一十分清晰的,就只有兽人队伍正中央被四个绿皮怪抬在椅子上明显身份无比高贵的那个萨满。

希露芙进行指导的时候,我并没有使用冷静模式,因为我知道那样肯定能够命中靶子――尽管作为靶子的阿格莱雅肯定会举着小盾牌把箭矢挡住――我需要的是最根本的锻炼,而不是buff加身之后的耍帅

但既然眼下是实战,那么我自然也用不着和敌人客气,对吧?

拉满弦的我松手的瞬间,耳边便猛然“嘣”的炸响了起来。一道毫不起眼的灰褐色影子如闪电般掠过这很短却又无比漫长的一百五十步距离,带着凛冽的呼啸声狠狠地贯穿了椅子上正在带领其他萨满持咒中的那个瘦小兽人的喉咙。

这只是电光石火间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做出反应。甚至在萨满首领无力地栽倒下来时,那群绿皮怪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仍然在对着人类这边各种龇牙咧嘴示威性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

下个瞬间,喧哗中的兽人和念着咒文的萨满全都集体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看着地上的尸体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惊愕表情。

萨莉亚也是放弃持咒径直冲到了我的身边:“小翼,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就算是普通木弓也能射出那么远的吧。”

正如我所说的汉森大叔已经命令城墙上的弓箭手做好了齐射的准备,只待兽人冲锋的瞬间便开始射击。

金红短发看上去都恨不能抱住我的胳膊用力摇晃了:“但问题那命中率……不,是准确度未免也太可怕了喂!你以前有练习过射箭?”

“算是吧。”处于冷静模式中的我并不愿意花费多少精神去应付身边的女孩,因此回答得很是敷衍,“做好准备,对方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兽人接下来肯定会气势汹汹地想要展开报复,而只有用比他们更加凶悍的气势恶狠狠地将其打压回去,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威慑。

不出所料排头的一些兽人抬手指向了我胡乱地大声叫喊着,将同伴们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ok,好戏开场了。(未完待续。)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王雅枫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有哪些医生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吴祖海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导医台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