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房山强硬关停20家砖厂

发布时间:2019-06-09 14:12:28

房山强硬关停20家砖厂

胡坤 北京报道

2月18日,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炒米店村的鼎凯源工贸有限公司大院内空无一人,庞大的砖窑前只有一垛垛码得整齐的土黄色页岩砖。公司法人代表韩凤革告诉《华夏时报》:“我的砖厂春节前就已经被关了。”

在房山,和韩凤革遭遇相同的还有另外19名页岩砖厂的老板。房山区住建委一位官员向证实,目前房山区的页岩砖厂已经全部关停。针对补偿标准过低的抱怨,该官员表示,不存在讨价还价的余地,“淘汰落后产能不是征地拆迁,不存在补偿一说。”

据介绍,关停这20家页岩砖厂只是第一步,到2017年前,房山区还将有140家高污染企业被关停调整。饱受环境污染之苦的房山区,正以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对高污染企业说“不”。

关停风暴

对于突然而来的关停,韩凤革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2013年12月底政府相关人员前来通知停产的时候,她并不在场。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弄明白到底是那个部门让她停的产。

“房山治理大气污染是由多个部门合作进行的。”房山区环保局综合科科长王开成告诉,区环保局是牵头单位,区经信委和住建委配合执行。在关停页岩砖厂这项工作上,住建委是主要负责单位。前述房山区住建委官员就是具体的负责人之一。他告诉:“这一年来就在忙这件事情,不停地开协商会。”

在这些会议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是2013年10月15日召开的页岩砖厂关闭工作会,不仅有区政府各相关部门参加,区委常委、副区长吴会杰也出席了会议,会上正式决定对全区范围内所有页岩砖厂进行清理整顿,包括页岩煤矸石烧结砖、古建砖等三种类型,共20家企业,分布于青龙湖镇、阎村镇、韩村河镇等7个乡镇。吴会杰要求此次清理整顿工作到2013年年底全部结束。

“所有的页岩砖厂都已经关了。”前述区住建委官员表示。采访到的几位砖厂老板也均表示自己的厂子早已停产。房山龙乡煤矸石页岩砖公司法人代表乔立民在里称:“我连高炉都拆了。”

据上述区住建委官员介绍,等企业拆除设备到达一定标准后,乡镇政府会上报区建委,区政府再派人去验收。“年前就已经验收了几家了。”他说。

页岩砖“污点”

页岩砖就是利用页岩和煤矸石为原料进行高温烧制的砖块。对于这种砖“怎么就不环保了”,韩凤革表示不能理解,“早些年这种砖还是政府提倡的。”

据韩凤革介绍,2005年时,北京市全面禁止生产普通红砖,即“黏土砖”;因为生产这种砖要消耗大量的黏土,不利于耕地保护,所以北京市内所有生产这种普通红砖的砖窑都被清理整顿了。

在这次清理整顿中,房山区阎村镇炒米店村大队的砖窑也被关闭了。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介入这一行业的韩凤革随即接手了这家倒闭的砖厂,开始采购设备生产这种当时政府提倡的页岩砖。

据韩凤革介绍,这种页岩砖的密度高,抗压能力强,比普通红砖更受欢迎。一开始,砖厂的生意也不错,但后来就一般了。“也就只能吃口饭了。”她说。

据了解,由于邻近的山区有着丰富的页岩和煤矸石资源,2005年以后,房山区迅速成为了北京市最主要的页岩砖生产基地,高峰时曾有数十家页岩砖厂扎堆这里,相互竞争。而同样在2005年以后,房山区的大气污染日益严重,大气治理逐渐被提上了日程。

房山区治理大气污染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压煤”。据介绍,房山区的能源消费量在北京市全部的16个区县中排名第三;同时房山区也是用煤大户,去年全区的燃煤总量220万吨,约占全市总量的十分之一。而在这220万吨燃煤中,工业用煤就占了59%。

吴会杰曾对媒体表示,压减工业用煤是房山区清洁空气行动的主要目标。按照行动计划,到2017年,房山区燃煤总量将比2012年净削减125万吨。在此背景下,关停页岩砖厂的计划开始进入各方的视野,因为页岩砖虽然比原来依靠挖掘土质砖的黏土砖更节约土地资源,但在生产过程中却消耗了大量燃煤。

“根据测算,生产一块页岩砖就耗损三两煤。”吴会杰说。

于是,2013年5月,房山区经信委主动向市经信委提出,将页岩砖纳入《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高污染工业行业调整、生产工艺和设备退出指导目录》,房山区20家页岩砖厂被关停的命运就这样定格了。

只补助不补偿

对于关停自己的砖厂,乔立民坦然接受,“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毕竟我们确实是污染了环境,影响到了老百姓的生活。”

相比之下,韩凤革就没有这么淡定了。“说关就关,我欠的债怎么办?”她告诉,她在自己的砖厂前后共投资了2000多万元,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投资都没有收回。

“这次的补偿标准太不合理了,没法接受。”据她介绍,政府方面的承诺主要有两点,一是每口窑洞补偿3万元,二是提供土地优惠政策,企业可以利用现有土地转产做其他经营。

韩凤革抱怨称,她的大窑有近70个窑口,可获得的补偿款也就200万元左右,不过是投资额的一个零头。至于转产,她到现在也没想好怎么转。

对于韩凤革所称的补偿标准不合理,前述房山区住建委官员纠正说:“这不是补偿,充其量就是一种补助。”他告诉,关停这些页岩砖厂,是按照区里的文件,按照合法的程序进行的,“关你是应该的,只不过为了加快推进这项工作,区政府决定拿出一部分钱补助给企业,目的是为了加快淘汰步伐。”

这位官员表示,这次关停涉及几千万元补助资金,“不是一个小数目”,且补助资金全由区财政自己解决,并不轻松。据他介绍,拨款申请已经递交给区财政局了,但资金还没有到账,“只要补助款一到账就尽快发给企业。”

据了解,房山区2014年还要清退50家高污染企业,2015年和2016年还会再分别淘汰45家。这些页岩砖厂的命运,可能会在房山区内一些水泥、沥青防水卷材和家具等行业企业的身上重演。

观察

京城去霾第一步

■胡坤

2月18日,北京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北京市的空气质量指数(AQI)为73,空气质量“良”,在总共6个级别里属于第二级。而这一天,位于房山良乡的观测点的AQI为103,属于三级“轻度污染”。

2月19日,北京的AQI略有上升,为92,但仍属于二级;其中良乡的AQI为102,也仍然为三级。

2月20日,大雾弥漫北京,当天北京的AQI达到了282,属于五级“重度污染”。而良乡的AQI达到了313,为最高级的“严重污染”。

如果把空气质量比作一个人的健康程度的话,那么,当北京健康时,房山可能会感冒;北京感冒时,房山可能是重感冒。

房山,在北京市的16个区县中,即使不是空气质量最差的那个,也肯定是“之一”。

“房山处于北京南部,从整体上讲,北京北部的空气质量要好一些,南边的要差一些。”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试着从地理条件的角度解释为何房山的空气质量更加糟糕。他称,房山的西部都是山,这也确实影响了空气的流通。

当然,原因并不仅仅在于地理条件。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房山区形成了以建材、煤炭等行业为主的工业体系;其中,建材企业占全区工业企业总数近40%、水泥产量占全市的1/3、石灰产量占全市的1/3、黏土砖产量占全市的1/2、煤炭产量占全市的90%左右。房山成为首都重要的建材基地和京郊第一工业大区。

房山区当时的工业被概括为“红、白、黑、灰、黄”五种颜色。红指的是黏土砖、白指的是石灰、黑指的是煤炭、灰指的是水泥、黄则是砂石料。房山丰富的资源支撑了区经济的发展,但同时也造成了较为严重的环境污染。

环境问题是在不知不觉中累积的,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却可能要费尽千辛万苦。房山已迈出了第一步。

200字
幼儿养生
网站建设的具体步骤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