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孕妇胎内婴儿两小时由生到死遗体失而复回

发布时间:2019-09-13 03:38:12

  > 孕妇胎内婴儿两小时由生到死 遗体失而复回 10:25:29

  2009年10月27日晚,40多岁的胡梅来到东海县某医院待产,近三个小时的检查后,得知腹中胎儿一切正常,可没想到,两个小时后,进入产房的胡梅却被医生告知腹中胎儿已经死亡。胡梅忍痛生下已死女婴后,决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搞清楚到底是什么让孩子两个小时内由生到死。但胡梅夫妇没料到,在东海县某殡仪馆里冷冻保存的女婴,竟在准备尸检时离奇失踪。

  一连串的打击让胡梅两口子十分气愤和不解,决定向医院和殡仪馆要求赔偿,多次索要都没人理睬,终于诉至法院。

  两个小时,腹中胎儿由生到死

  2009年10月27日晚上7点,孕妇胡梅在老公张涛陪伴下来到东海县某医院妇产科待产。一入院,医生就忙着对胡梅进行一系列检查,光B超就做了4次,直到晚上10点,胡梅才做完检查,被告知胎儿一切正常,安心等待就行。

  零点刚过,胡梅突然腹部疼痛,还有出血,两口子觉得要生了,赶忙找医生,“当时根本没有医生在岗,只有一名护士让我自己走到产房。”胡梅进入产房后,医生按惯例对她再次检查,这次的结果却与之前截然不同,医生发现胎儿已无胎心,已宫内死亡。

  胡梅和张涛被医生的诊断吓了一跳,完全蒙了,两个小时前还活生生的孩子,怎么就突然死了呢,何况这两个小时,胡梅一直在医院休息等待,两口子陷入深深的痛苦和质疑中。

  死亡女婴殡仪馆中离奇失踪

  早上6点,胡梅自然分娩一个女婴,可惜已死亡。俩人痛不欲生,不敢相信2个小时就改变了孩子的生死,胡梅两口子越想越觉得不甘心,要求进行医疗事故鉴定。而此时,死婴已经被送到殡仪馆服务中心保存。

  2009年12月2日,当连云港市卫生局工作人员来到殡仪馆准备尸检时,胡梅生下的死婴竟然失踪了。殡仪馆工作人员不知道这个孩子在哪儿,胡梅两口子十分气愤,为了讨个说法,立马向公安机关报案。

  正当胡梅两口子焦急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时,12月4日,殡仪馆突然称,女婴又在殡仪馆找到了,公安机关赶到殡仪馆,经鉴定确认为胡梅所生。公安机关就此撤了案,可是始终没人知道,孩子是怎么找到的。

  孩子找到了,他们顾不上再去追究,一心想搞清楚为什么孩子未出生就死了。医院对此进行了解释,称产后胎盘组织送病理检验显示“送检物帆状胎盘”。帆状胎盘属发育畸形,娩出死婴非外因所致。但是结合殡仪馆孩子莫名失踪,胡梅夫妇觉得事情不清不楚,多次向医院和殡仪馆要求赔偿,均遭拒绝,无奈之下,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其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交通费、误工费、后续治疗费,共计15万元。

  在诉讼过程中,东海县某医院提出医疗事故鉴定申请,2010年12月29日连云港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公室致函医院,称“因患方未按规定提交有关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材料,决定中止组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法院判决,医院和殡仪馆均须承担

  法院审理后,认为胡梅腹中胎儿在尚未出生时即已死亡,医院认为是帆状胎盘所致,胎儿死亡的真正原因由于未进行鉴定,尚不能确定,即使如医院所称,那么帆状胎盘在产前的检查中是否能发现以及帆状胎盘是否必然造成胎儿死亡,医院也未能提供相关科学依据。因此医院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此外,殡仪馆在管理上存在瑕疵,导致死婴丢失,使得医疗事故鉴定无法进行,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由于本案未经鉴定,未确定为医疗事故,因此依据法律规定,胡梅腹中胎儿在未出生时即已死亡,因此不具有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故主张死亡赔偿金缺乏法律依据。殡仪馆未对胡梅的身体造成伤害,胡梅主张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均无法律依据。同时,胡梅未提供医疗费票据,对其要求赔偿医疗费的请求也不予支持。

  2011年11月,法院最终判决东海县某医院和东海县某殡仪馆各赔偿胡梅精神抚慰金3万元。(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儿便秘怎么治
心脏病吃什么水果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幼儿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